落秋中文網 > 歷史小說 > 錦衣春秋 >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九三三章 設局
    “韋司審,你擅長觀察細節,可發現這首詩有什么蹊蹺之處?”齊寧將紙張直接遞給了韋御江,韋御江雙手接過,從頭到尾又細細看了一遍,一臉疑云搖頭道:“侯爺,這看上去就是一首平常的打油詩,算不得有多高明,而且也瞧不出里面到底藏著什秘密。”

    齊寧道:“那算卦的就算是想要裝神弄鬼得些銀錢,也只要隨便說個破煞之法,倒也用不著如此暗含玄機。”他微一沉思,似乎是在自言自語:“留下一首詩,若是不明所以,難保會回頭去找他!”

    “侯爺,那算卦的半道上叫住你,又給你留下這首詩,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目的?”韋御江心思慎密。

    齊寧微鎖眉頭,猛地意識到什么,伸手從韋御江手中拿過紙張,揣進懷中,二話不說,快步出門,韋御江急道:“侯爺,您!”他還沒說完,齊寧身法如燕,轉眼間便已經去的遠了。

    齊寧騎上一匹馬,飛奔回轉到街道上,宛若離弦之箭般,只片刻見,已經到得先前那算卦盲者擺攤的地方,卻發現這地方已經被一個賣咸魚的占住,他下了馬來,往那賣咸魚的過去,賣咸魚的還當是主顧,已經展開笑臉道:“這是我們家祖傳三代的咸魚,腌制的法子和其他人不同,你!”

    不等他說完,齊寧已經冷聲問道:“那算卦的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他離開這里到回轉來,前后不到半個時辰,只是這片刻間,算卦盲者便已經沒了蹤跡,齊寧已經知道這其中定有蹊蹺。

    那賣咸魚的見齊寧神情冷峻,倒是被嚇了一跳,抬手往長街另一邊指過去,慌張道:“先前先前那瞎子收了攤,往往那邊去了?”

    齊寧向那頭瞧了一眼,長街上人來人往,熙熙囔囔,自然是瞧不見那盲者的影子,盯著賣咸魚的問道:“你經常在這里賣咸魚?”

    “是是!”賣咸魚的道:“我在這里已經賣了一年多,今天一大早就在這里擺攤!”

    “胡說,你若在這里擺攤,為何那算卦的會在這里?”

    “那算卦的過來給了我十文錢,請我吃個早點,說他在這里擺個攤,只要一個時辰就讓給我。”賣咸魚的感覺齊寧似乎不是尋常人,也不敢得罪,解釋道:“有人請吃早點,那那自然是求之不得,所以我拿了十文錢,去沈記包子鋪吃包子去了!”

    齊寧已經明白今日遇上那算卦盲者,明顯是個布局,問道:“以前你可瞧見過那算卦的?”

    “從來都不曾見過。”賣咸魚的道:“這條街上算卦的也就兩個,我都認識,那瞎子是第一遭來這里。”

    齊寧再不多言,轉身沖過上了馬,順著賣咸魚所指方向,催馬往前,直跑道街口,也瞧不見算卦盲者的蹤跡。

    齊寧心知對方既然是有心布局,那么在自己離開之后,算卦盲者就一定會迅速離開,自己找回來之前,那算卦盲者恐怕就已經去的遠了。

    他皺起眉頭,兜轉馬頭,緩慢而行,心里卻是在思索,算卦盲者今日煞費心機布下此局的目的,無非是想要將那首古里古怪的五言詩交到自己手中,如此說來,那首詩里果真是藏著大大的玄機。

    那首詩齊寧是記得一清二楚,心里默念了兩遍,一時間也猜不透其中謎底。

    對方既然利用算卦的方法給自己傳詩,當然是想要給自己傳達某種信息,但卻又偏偏詩里藏謎,弄得云山霧罩,卻也不知道究竟存的什么心思。

    對方既然是沖著自己過來,自然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,但自己進入東海之后,一直都是隱匿真實身份,從各地前來東海的客商旅人也不在少數,街道上也時不時地會有三五成群的馬隊經過,對方為何卻能夠辨識出自己的身份?

    難道是自己進入東海之后,就一直在對方的注意之下?念及至此,齊寧不動聲色向四周觀察一番,卻也沒有發現有什么人盯著自己。

    忽聽得馬車聲響,從后面傳來車輪子碾壓街道上青石的聲音,齊寧是個很通情理的人,也不去占道,馬匹往邊上挪了挪,卻感覺那馬車走到自己身邊慢了下來,忍不住扭頭看過去,只見到車窗簾子已經掀開,顯出一張成熟美艷的臉龐,正是田夫人田雪蓉。

    齊寧有些意外,卻還是往那邊靠近了一些,田雪蓉左右看了看,瞧見無人注意,才輕聲道:“侯爺,你你怎么在這里?”她知道齊寧一直在隱瞞身份不被人知道,所以不敢在街上大聲叫喊,這時候也只是用極輕的聲音說話。

    “沒事,到了東海,瞧瞧這里的風土人情。”齊寧含笑道:“夫人也是出來逛街嗎?是了,商會那邊?”

    “后天東海這邊的藥行商會要聚集大家在一起。”田夫人道:“藥行商會的會長我已經見過,他讓我后天也一并參會,只不過要在東海這邊設名號,還要和東海總商會商量才成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是要去總商會?”

    “總商會會長最近很忙,所以這事兒要找副會長。”夫人解釋道:“副會長是東海陳氏家族的陳老爺子,我剛去過陳府,只見了陳老爺子一面,陳老爺子就有事離開,讓我今晚過去找他,他晚上有空閑,順便晚上過去吃飯。”

    齊寧頷首笑道:“一切順利就好,商會會館那邊安排的如何?”

    “侯爺不用擔心。”夫人嫣然一笑,嬌美動人:“各地商會都有貿易往來,互相之間也都是十分照應,一切都很方便。我昨晚還打聽了一下,每年七八月的時候,正是腸游病發作最兇的時候,也就是這個時候了,聽說他們這邊一直都沒有合適的藥物去治療腸游,許多人都受此病之疼,甚至有人因罹患此病而丟了性命!”

    齊寧笑道:“東海腸游泛濫,夫人不辭辛苦前來東海,為他們送來了靈丹妙藥,這是菩薩降世,哈哈哈!”

    夫人臉一紅,面若桃花,輕聲道:“侯爺又在取笑我,這這靈丹妙藥是唐姑娘所贈,唐姑娘才是菩薩下凡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菩薩,你也是菩薩,救苦救難,自然是有福報的。”齊寧對夫人要在東海經營藥物還是十分贊賞,畢竟濟世救人,這是功德無量的事情,東海屬于腸游癥的重災區,夫人不辭辛苦,攜藥而來,即使骨子里也要商人逐利的因素,但終究是做了一件大善事,一旦治療腸游的藥物能在東海大面積銷售,便可以解決許多人的痛苦。

    而且當初齊寧有言在先,在保證成本的情況下,絕不可溢價,至少要讓老百姓沒有太大壓力便能夠輕易買到這種藥物,而夫人對此并無異議。

    兩人互相看了看,夫人目光觸碰到齊寧眼睛,心下便是一跳,兩人都不好邀請對方到自己的住處去坐一坐,夫人雖然和齊寧單獨相處的時候總是有些緊張,但在人來人外的大街上,卻還是鎮定自若,笑道:“侯爺要忙,我不耽擱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也不問齊寧事情辦得如何,京城時候齊寧說是為了護送她前來,夫人如今自然知道這是齊寧哄自己的話,此行東海,這位小侯爺是有公干在身,但這一行與齊寧一起到東海,背后有這位小侯爺照應,夫人心中倒是底氣十足,踏實的很。

    齊寧點點頭,道:“若有事為難的地方,盡管去驛館找我,事情雖忙,也不要太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他言辭關切,夫人心中一暖,輕嗯一聲,沖著齊寧柔美一笑,這才放下了窗簾子,齊寧看著馬車離開,抬頭瞧了瞧天色,已經快到正午時分,瞧見邊上有一家飯館,當下徑自過去,早有小二迎上來,牽過馬,引著齊寧上了二樓。

    齊寧雖然掩飾身份,但衣衫的質料很好,一看也是有些身份的人,小二引著齊寧到了窗邊的桌子坐下,齊寧令小二上幾道東海的特色菜,再上一壺酒,臨窗而坐,居高臨下望著來來往往的人群。

    東海城看起來平靜如常,和往日里沒有任何的區別,但誰又能知道,金刀候繼承人、東海水師大都督夫婦就死在這城中。

    今天莫名其妙地出現一個算卦盲者,又給了自己一首莫名其妙的詩,雖然齊寧尚未破解那首詩到底藏有什么謎底,但直覺卻告訴他,這首詩很可能與澹臺炙麟的死有關系,那算卦盲者到底是誰?

    酒菜上來,齊寧正要動筷子,卻聽到樓梯傳來腳步聲,隨即一個身材高大身著錦衣的中年漢子從樓梯口出來,對著二樓掃了一遍,卻聽到一個聲音叫道:“這邊,常二哥!”

    齊寧不動聲色,眼角余光卻發現距離自己不遠的一張桌上,兩個人同時站起來,正對著上樓的那人揮手,那常二哥哈哈一笑,搖晃著走過去,笑道:“兩位兄弟別見外,起得晚,來遲了,可不要見怪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是大忙人,賭場里的生意興隆,咱們兄弟都是知道的。”那兩人張羅著請常二哥坐下,常二哥笑道:“賭場那邊的生意倒不用我一直看著,后街那邊來了幾個新貨,前兩天張老三就讓我去試試,一直沒得閑,昨晚抽空去了一趟,嘿嘿,果然是讓老子欲仙欲死,差點都走不動道。”( 錦衣春秋 http://www.sspmis.tw/3_3262/ 移動版閱讀m.luoqiuxs.com )
好玩的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