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秋中文網 > 歷史小說 > 錦衣春秋 >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九四七章 疑點
    沈涼秋道:“密信中說,黑虎鯊患了重病,但卻故意對外隱瞞,黑虎鯊手下并沒有太多人知道他患病。”

    “黑虎鯊手下那幫人都是亡命之徒,他收攏了那群海匪,未必都是以懷柔的手段。”齊寧輕聲道:“如今他患病在身,自然擔心手底下有人會趁機生事,取而代之。”

    沈涼秋道:“侯爺,海匪其實也沒有什么信義可言,手下的嘍啰擔心匪首哪天不高興,撞上去惹來殺身之禍,而匪首也終日對手下人嚴加防備,提防有人想要取而代之。”頓了頓,才道:“這封密信里也說了,黑虎鯊為防手下有人作亂,很可能會找尋一處秘密所在,暗中養病!”

    “黑虎鯊害怕自己的病情被人知道,所以要避開手下人。”齊寧目光深邃,若有所思:“沈將軍,你的意思是都想說,一但黑虎鯊找到隱秘所在,知道了他的下落,咱們就可以暗中奇襲?”

    “海上孤島小礁不在少數,如果黑虎鯊偷尋一處躲起來,還真是可以避開手下那幫人。”沈涼秋道:“黑虎鯊離開之前,必定會對手下作妥善安排,他就算離開一陣子,他手下人對他心存忌憚,也不敢輕舉妄動。那時候咱們如果確定了黑虎鯊的所在,而他身邊又沒有多少人,咱們便不必大張旗鼓引起對方的警覺,可以以少量精銳悄無聲息地殺過去。”

    齊寧想了一想,道:“這個計劃確實很好,但有兩個問題。”

    “侯爺請賜教!”

    “第一,黑虎鯊患病,要找尋隱秘處所養病,這消息是那兩名密探傳過來,消息到底是真是假,你可清楚?”齊寧肅然道:“其二,黑虎鯊既然是要找隱秘處所,那么定然是不教人知道他的去向,那兩名密探又如何能夠確定黑虎鯊到底會去哪里?咱們的行動計劃,需要的條件就是知道黑虎鯊的下落,否則一切都只是白費功夫。”

    沈涼秋也是神情冷峻:“卑將也是這樣想的,所以一切都沒有確定之前,不敢讓其他人知道。侯爺說的對,沒有確定黑虎鯊的行蹤,咱們絕不能輕舉妄動。”

    “那密探既然告之了這件事情,應該不會到此為止。”齊寧想了一想,才道:“如果還有消息,他們應該還會送過來,等到我們得到足夠可以利用的消息,然后再去甄別真假,到時候再策劃行動也還來得及。”

    沈涼秋拱手道:“卑將明白。卑將這兩日就暗中先做一些準備,挑選一批精銳水軍做好行動準備,但不會讓他們察覺有什么其他問題,一旦真要行動,我們有備無患,不會倉促行動。”

    齊寧輕拍了拍沈涼秋手臂道:“大都督自盡過世,追其原因,或許不全部在黑虎鯊身上,但黑虎鯊卻也是重要原因,如果不是因為東海水師在黑虎鯊手底下吃了幾次虧,大都督也未必會走上這條絕路。如果在大都督落葬之前,能夠擒獲黑虎鯊,這也算是給大都督最好的交代,他泉下有靈,也可瞑目了。”

    沈涼秋輕輕點頭,道:“卑將這邊一旦有消息,立刻稟報侯爺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齊寧微微一笑,道:“那本侯就靜候佳音了。”

    兩人離開停棺房,回到前廳,齊寧與韋御江回合之后,這才告辭離府,兩人出了大都督府,吳達林等人立刻跟上,就像昨日一樣,齊寧騎馬在前,沈涼秋落后半個身位。

    回到驛館,韋御江并無回屋,而是跟著到了齊寧院中,齊寧知道他有話要說,進屋之后,讓韋御江落座,見韋御江眉頭緊鎖,似乎有什么心事,親自倒了一杯茶遞過去,韋御江受寵若驚,雙手接過,齊寧笑道:“韋司審,這件案子你也都是親臨現場了,你是刑部的干吏,想必已經有了自己的想法,這里沒有別人,有什么發現,但說無妨。”

    沈涼秋放下茶杯,便要起身,齊寧卻是示意他坐著說話。

    “侯爺,從兩處現場來看,都找不到他殺的可能性。”韋御江措辭十分小心:“所以卑職的結論和其他幾位大人一樣,無論是澹臺大都督還是澹臺夫人,從遺體和現場情況來看,確實都是自盡。”

    齊寧點頭道:“這個應該是沒有什么問題,特別是大都督,他自盡的現場,應該是一個密室,密室的環境咱們也看清楚了,除非有人能夠從地底下蹦出來,否則澹臺大都督懸梁自盡應該是沒有其他疑問了。”隨即哈哈一笑,道:“就算真的是從地底冒出來,也該留下痕跡,但現場可沒有這樣的痕跡。”

    “侯爺,昨天晚上卑將想了一晚上,都督府發生的事情,有兩處卑職覺得有些疑惑。”韋御江神情嚴峻。

    齊寧起身走到韋御江身邊的椅子坐下,韋御江又要站起來,齊寧按按手,才問道:“哪兩處?”

    “首先是自盡的動機。”韋御江正色道:“侯爺,無論是自盡還是謀殺,總要有動機存在。澹臺夫人的動機是因為與大都督伉儷情深,大都督過世,她要與大都督同生共死,這倒并無什么太大的疑問,疑問是在大都督身上。其實咱們一直都在重復,大都督是一個久經沙場的大將,而且統率數萬水軍,這等人物的心志之堅毅,絕非普通人所能想象,他不但身負統領數萬水軍的重擔,而且還扛著澹臺家族的未來,很難相信,如此人物,會因為一時受到一些挫折甚至是折辱,便撇下一切自尋死路。”

    齊寧嘆道:“其實你說的這些,不但是你和我,澹臺老侯爺也是不相信的。知子莫若父,澹臺老侯爺得知澹臺大都督自盡的消息之后,根本不相信這是事實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,老侯爺何等人物,澹臺大都督又是他的兒子,他的判斷,絕非情感用事。”韋御江道:“所以卑職并不接受大都督是因為黑虎鯊才自盡過世,他自盡的背后,一定還有其他原因,而且這個原因一定是讓他不得不走上這條絕路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的很有道理。”齊寧將茶杯往韋御江那邊推了推,示意韋御江喝茶,韋御江見得齊寧沒有絲毫架子,心中更是欽佩,端起茶杯,抿了一口,又小心翼翼放下。

    “還有一處疑問,是哪一處?”齊寧見韋御江放下茶杯才問道。

    韋御江立刻道:“入殮!”

    “入殮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韋御江低聲道:“侯爺,您不覺得大都督和澹臺夫人這么快就入殮,有些操之過急嗎?咱們來這邊才兩天,但今天就已經將他們入殮!”

    “沈將軍的解釋,你也聽到了。”齊寧輕聲道:“大都督的遺體如果再不入殮,就會損毀,為了保護大都督的遺體,所以只能入殮。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要入殮,可以解釋的通,但澹臺夫人為何這么快入殮,卻很難解釋得通。”韋御江正色道:“澹臺夫人昨天早上才過世,昨天晚上便入殮,侯爺,這可實在是太過蹊蹺了。”

    齊寧眼角微跳,但神色淡定,含笑道:“澹臺夫人自盡的目的,就是要和大都督同生共死,而且遺言也有交代,要和大都督一起海葬,沈將軍也是為了完成她的心愿。而且他們看過日子,如果昨天不入殮,就要等上十多天,澹臺夫人容貌甚美,臨死前還要精心打扮,可見對自己的外貌十分在意,如果再停放十幾天,遺體有損,澹臺夫人泉下有知,只怕留有遺憾了。”

    “侯爺,這個理由似乎能夠說得通,但卑職總覺得有些勉強。”韋御江道:“即使同生共死,最后一同下葬便可,何須同時入殮?澹臺夫人過世,雖然不能對外張揚,但總應該告訴她的家人,也該讓她的家人見她最后一面再入殮!”他皺起眉頭,眉宇間卻滿是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齊寧微微湊近,壓低聲音道:“韋司審,莫非你覺得大都督的死,與沈涼秋有干系?”

    “沈涼秋是在大都督自盡之后,才連夜趕回城中,所以大都督的死,不會與沈涼秋有直接的關系。”韋御江也是低聲道:“但卑職一直覺得,在大都督自盡這件事情上,沈涼秋也許隱瞞了一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覺得他會隱瞞一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卑職也是不知。”韋御江搖搖頭,苦笑道:“卑職辦過不少案子,但卻沒有見過一樁此等案子,于情不合,但事實不假,卑職也找不到真正不對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齊寧微微一笑,道:“你常年辦案,凡事都是細心揣摩,這自然不是什么壞事。也許這件案子本就是如此,但多想想也不是什么壞事。咱們一時半刻也無法離開東海,這幾日你盡管思索,想想還有什么不對的地方,若果真想到什么,可以隨時報我。”低聲道:“不過這些話,切莫對其他人說,特別是在沈涼秋身上,你自己想想可以,但是沒有證據,切莫冤枉了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侯爺放心,卑職就是心里疑惑,也知道不可對外胡言亂語,才向侯爺私下說這些。”韋御江道:“出了這個門,卑職不會多說一個字。”( 錦衣春秋 http://www.sspmis.tw/3_3262/ 移動版閱讀m.luoqiuxs.com )
好玩的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