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秋中文網 > 歷史小說 > 錦衣春秋 >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一零四三章 首功之臣
    田雪蓉讓人準備了水,服侍齊寧沐浴,齊寧感受到夫人的溫柔乖順,情動之時,少不得又將這美婦人拉進浴桶之中,讓這美婦全身濕透,兩人自然又是一番溫柔纏綿。

    想到刺史府那邊還有重要事情,又加上昨晚折騰了一宿,兩人在水中只是快戰一度,事后夫人又拖著軟綿綿的身體伺候齊寧更衣,齊寧換上柔軟的衣衫,抱著夫人溫存片刻,這才往刺史府過去。

    從昨晚到今天上午,和田雪蓉這成熟美婦胡天胡地數度,齊寧卻沒有絲毫的疲憊之感,反倒覺得神清氣爽,渾身上下一陣輕松。

    刺史府離驛館的路程到不算遠,昨晚齊寧回城之后,徑自回驛館,也沒有多注意,今日往刺史府的路上,倒真是發現行人稀少,街道上時不時地有刺史府的官兵巡過,他知道東海發生巨變,幾大世家都被官府控制起來,古藺城的人們自然是知道局勢緊張,為免殃及池魚,能不出門自然就不出門。

    到得刺史府,通稟過后,陳庭親自出來相迎,因為齊寧臨來時與夫人一番溫存,雖然并無太過貪戀,卻也還是耗去不少時間,這時候已經是過了正午,除了陳庭親自出迎,辛賜也比齊寧早到,隨著陳庭一同出來相迎。

    迎進刺史府,徑自到了后院的雅廳之內,這里已經準備好了酒菜,齊寧落座之后,陳庭立刻吩咐讓人上來酒菜,這是陳庭第一次招待齊寧,所以酒菜也都是十分的豐富,一桌菜肴,海鮮居多,此外配有東海本地出產的佳釀,雅廳之內只有三人,齊寧令邊上服侍的下人全都退了下去,陳庭知道齊寧今日登府,自然是無事不登三寶殿,聚集眼下東海的三巨頭,自然也是有事情商量,是以吩咐任何人不得靠近雅廳這邊,自己則是親自拿起酒壺為二人斟酒。

    陳庭率先起身舉杯道“侯爺,辛將軍,東海轉危為安,全仰仗兩位的功勞,下官在這里敬兩位,先干為敬!”一揚脖子,將一杯酒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齊寧和辛賜也都端杯,也都是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落座之后,齊寧才開門見山笑道“陳大人,辛將軍,今日咱們三個在這里,還談不上是慶功酒,江易水尚未落網,只要一天抓他不住,就不算大獲全勝,所以慶功酒還要稍緩幾日,今日坐在這里,還是有事情要與兩位商量。”

    陳庭和辛賜兩人都是心知肚明,知道齊寧今日召集在一起,必然不是什么小事,只是不知道齊寧會說些什么,都是看著齊寧。

    “陳大人剛才說,這次東海轉危為安,是因為本侯和辛將軍的功勞,這話說得雖然不算錯,但也不算對,因為還有人的功勞遠超過本侯和辛將軍。”齊寧含笑道“兩位可知道此番真正的功臣是誰?”

    陳庭和辛賜對視一眼,都是好奇,心想論理來說,齊寧的功勞絕對是首屈一指,無人可比,但齊寧聲稱有一人的功勞遠超過他,兩人一時都猜不透齊寧所說的何人。

    齊寧微微一笑,道“辛將軍,別人不知,難道你還不知?這一次真正運籌帷幄的大功臣,正是金刀老侯爺!”

    辛賜和陳庭都是一愣,但兩人都不是普通人,心知齊寧說這句話絕對不簡單,他們一時間還摸不清楚齊寧的路數,陳庭只是“哦哦”兩句,辛賜則是不動聲色,故作深沉輕嗯一聲。

    “陳大人,你或許有所不知,東海發生的一切,其實都是在老侯爺的計劃之中。”齊寧嘴角含笑道“我和辛將軍此番只是奉了老侯爺的吩咐,聽他老人家事先安排的去行動而已。”

    辛賜心中大感詫異,暗想這一切又如何是老侯爺的計劃?他是金刀老侯爺身邊的親信,心里很清楚,老侯爺身在京城,其實對東海發生的一切并不是十分清楚,至若齊寧說老侯爺對東海局勢一清二楚,而且制定了計劃,那實在是空穴來風,根本沒有這檔子事。

    “老侯爺已經知道東海世家意圖謀反,而且知道沈涼秋大有可疑。”齊寧緩緩道“老侯爺沒有立刻行動,一來是還沒有完全掌握他們的罪證和計劃,二來也是要做好剿滅這幫人的部署。”

    陳庭“哦”了一聲,嘆道“原來一切都在老侯爺的掌握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其實也一直在周密部署,黑虎鯊早已經在暗中向大都督投誠,這一點陳大人現在應該知道了。”齊寧嘆道“實際上大都督也掌握了江家在海盜儲存兵器,所以和老侯爺已經做出了謀劃,只是萬沒有想到沈涼秋心狠手辣,竟突然對大都督下手,大都督被害,老侯爺已經知道是沈涼秋所為,所以老侯爺和朝廷讓我前來東海,實際上就是要按照老侯爺的部署,在這邊指揮剿滅東海世家,辛將軍被派過來,也是為了協助我辦好此事。”看向辛賜,似笑非笑道“辛將軍,事情是這樣吧?”

    辛賜一臉茫然,但反應迅速,立刻道“不錯,侯爺所言極是,我來東海,就是遵照老侯爺的吩咐,協助侯爺鏟滅東海世家的叛亂。”

    “我說這些,也是為了讓咱們上折子的時候不至于掩蓋真相。”齊寧笑道“向朝廷呈上去的折子,不能再拖下去了,今日讓兩位在一起,就是準備在這刺史府將三分折子都擬好,然后快馬派人送往京城,這邊雖然局面大致穩定,但接下來許多事情還要請示朝廷該如何處置。”

    陳庭微一沉吟,才小心翼翼道“侯爺,折子上是否就寫明這一切都是金刀老侯爺在背后運籌帷幄?”

    “這是自然。”齊寧含笑點頭道“大局都在老侯爺的謀劃之中,咱們這些人都只是遵照部署行事。老侯爺的部署并沒有對外透露,只讓我們寥寥幾人知道,也是為了讓行動更加隱秘,保證此次行動順利成功。”頓了頓,才向辛賜道“辛將軍,陳大人這一次也是居功至偉。我們在海上追拿江家,城中全都是陳大人一手指揮,東海世家的余黨能夠被抓捕,而且沒有引起太大的騷亂和動蕩,全賴陳大人的功勞。”

    辛賜何其精明,立刻反應過來,馬上道“侯爺此言,末將深表贊同。如果沒有陳大人,這一次的行動就不會如此順利,末將準備在折子上詳細敘述陳大人的功勞,不知侯爺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齊寧笑道“那是不能少的,本侯也會在折子上好好表述陳大人的功勞。”

    陳庭眉宇間顯出一絲喜色,卻馬上拱手道“侯爺,辛將軍,此番下官的功勞實在不足一提,最緊要的還是侯爺和辛將軍指揮當得,雷厲風行,這才以最快的速度清剿了東海的威脅,下官在折子中,不但要向朝廷稟明這一切都是老侯爺的運籌帷幄,也要細細說明侯爺和辛將軍的功勞,是了,那個黑虎鯊,早先就已經受到大都督招安,而且這一次也是立下大功,下官也想向朝廷稟明此事。”

    辛賜頷首道“黑虎鯊雖然有過過錯,但這一次立下的功勞,足以抵消他的過錯,甚至可以說是功大于過,侯爺,末將以為,這黑虎鯊的功績也該向朝廷稟明。”

    齊寧含笑道“折子如何寫,兩位自己斟酌便是。”向陳庭道“陳大人,待會兒還要借用一下紙筆,本侯就在這里將折子撰寫好。”

    陳庭立馬道“侯爺用過飯之后,下官帶兩位去書房。”

    三人都知道這一頓飯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在飯桌上議的事。

    無論是陳庭還是辛賜,對于齊寧今天所言都是大感意外,這一次的首功無可爭議乃是齊寧,可是齊寧三言兩語之間,卻似乎是將這天大的功勞送到了金刀澹臺家。

    陳庭心知這里面蹊蹺,但他知道如果齊寧和辛賜都堅持這就是事實,自己根本也沒有反駁的余地,而且他也根本沒有想過去反駁什么。

    齊寧雖然將大功丟給金刀澹臺家,但卻也暗示了會向朝廷為他陳庭報功。

    陳庭很清楚,東海發生的這一切,如果按照實情稟報上去,自己這東海刺史必然會遭受牽連,堂堂東海刺史,對轄內發生的如此重大謀反事件事先一無所知,僅這一條,就足夠朝廷對他進行嚴懲。

    但齊寧三言兩語之間,卻變成這一切都是金刀老侯爺的籌劃,而所有人都只是在遵照老侯爺的部署行事,如果按照這樣向朝廷上折子,那么自己也就不存在什么失察之罪,有的只是在撲滅東海世家的功勞,那么自己這東海刺史的位置不但穩穩當當,而且說不定朝廷還會另有賞賜。

    這樣的結果,陳庭當然是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比起陳庭,辛賜更是對齊寧所言驚詫萬分,卻又感激不已。

    東海水師一直是控制在金刀澹臺家,而東海水師的存在,首要任務就是監視東海世家的動向。

    東海世家以江家為首,在海島打造兵器,并且買通了金刀澹臺家一直極為器重的沈涼秋,如果這一切東海水一無所知,那便是金刀澹臺家一無所知,對東海世家的動向如此失察,一旦傳揚出去,對金刀澹臺來說,那無疑是致命的打擊,即使東海世家的陰謀被撲滅,但金刀澹臺家接下來必將面臨鋪天蓋地的抨擊。

    四大世襲后之中,如今最為得勢的便是司馬家,反倒是澹臺家低調多年,如果有機會打擊澹臺家,司馬家自然是絕不會手軟,而眼下的朝局,只要司馬家稍微表露一絲絲要打擊澹臺家的意思,那么此番東海事端,便是對澹臺家發起攻擊的最好機會,即使澹臺家可以保住爵位,但東海水師卻很可能是保不住的……( 錦衣春秋 http://www.sspmis.tw/3_3262/ 移動版閱讀m.luoqiuxs.com )
好玩的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