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秋中文網 > 歷史小說 > 錦衣春秋 >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一一九一章 圍困
    杜儼刀在山坡邊扎營,也是為了御風。手機端

    西北夜里風大,而且這個時節夜風吹在臉,宛若刀割一般,有山坡作為阻擋,便可以將寒風的侵襲降到最低。

    夜色之,間的那頂大帳卻是燈火明亮,大公子喜歡光明,所以隨行帶來的油燈不少,營帳內豎著四支燈珠,點亮油燈,帳內亮如白晝。

    席地鋪著探子,面擺放了瓜果酒菜,大公子海量,已經是兩袋酒下肚,除了臉色紅潤,看不出有任何狀況。

    雖然是在自己的地盤,但杜儼刀為了以防萬一,還是在四周布置了巡邏的騎兵。

    這里前不著村后不著店,若當真有些匪類襲擊過來,卻也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杜儼刀并不覺得有任何強匪可以對三百驍士產生威脅,不過將一切意外防患于未然,那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杜儼刀雖然知道行軍途不宜飲酒,但大公子興致好,叫了幾個人陪他飲酒,杜儼刀再三控制,卻也是一壺酒下肚。

    “你們幾個都聽著,只要你們跟著我,好好效忠于我,這一輩子都讓你們享盡榮華富貴,有朝一日,我還會大力提拔你們,讓你們光宗耀祖。”屈滿寶哈哈笑道:“你們跟了我,是你們祖宗積德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正是。”一名屬下道:“屬下等追隨大公子,必能夠為大公子建下功勛,我們這些人都是大公子一口水一口飯喂起來的,沒有大公子,不會有我們,我們這三百條性命,全都是大公子的,為大公子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。”

    屈滿寶抬手拍了拍那人肩頭,笑道:“說得好,我不要你們刀山,也不要你們下火海,以后為我牢牢守住潼關,那是立下了大功,我自然虧帶不了你們。”

    “大公子,把守潼關的是薛仁,薛仁薛仁是大將軍的義子,也是大將軍的愛將!”一名部將飲酒過多,醉意熏熏,扯著大舌頭道:“他會不會會不會將潼關交給咱們?”

    “他敢不交?”一人翻著白眼道:“大公子親自過去,他吃了熊心豹子膽,難道敢違抗大公子的命令?”

    “大公子,潼關守將一直都是大將軍安排。”那人道:“屬下屬下只擔心大公子沒有稟報大將軍,到時候私自換防,大將軍知道了會會怪罪下來!”

    他話說完,陡然感覺身一寒,卻只見到屈滿寶用一雙冰冷的目光盯著他。

    其他人心知事情不對,杜儼刀已經喝罵道:“幾杯酒下肚,該在這里胡言亂語,還不滾下去。”

    那人被這一罵,頓時酒醒,爬起來,搖搖晃晃要離開,屈滿寶卻已經冷聲道:“站住,我讓你走了?”

    “大公子!”那人回過身,腳一軟,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屈滿寶站起身,走到那人面前,居高臨下盯著那人,冷笑道:“你是覺得我沒有資格換防潼關,所有的事情,都要聽從大將軍的吩咐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屬下不不敢!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說,老子是違背大將軍的命令,私自調換守兵?”屈滿寶伸手一把抓住那人發髻,“你是在挑撥我和大將軍的父子關系?”

    那人全身冷汗直冒,只后悔多灌了幾杯酒,顫聲道:“大公子,屬下是胡說八道,您您一言九鼎,你說什么,咱們做什么,我!”

    “我讓你們把守潼關,是因為最信任你們,在我心里,你們對我都是忠心耿耿,無有二心。”屈滿寶雙目滿是殺意:“你在這里竟然說我是在違背大將軍的意思私自換防,妖言惑眾,若當真委你以重任,遲早要背叛我。”猛地探手,拔出邊一名部下的佩刀,沒等眾人反應過來,對著那人兜頭一刀砍了下去。

    鮮血噴濺,屈滿寶一刀便即將那人的腦袋劈成了兩半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是心下駭然,紛紛跪倒在地,大氣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他們知道大公子喜怒無常,這些年來突然發怒而肆意殺戮也不是一次兩次,誰都不敢吭一聲。

    屈滿寶將那把刀丟在地,瞧見自己身被濺了血,皺起眉頭,揮手道:“將尸首拖出去埋了,杜儼刀,準備水,我要沐浴更衣。”

    幾人立刻拖了尸首下去,誰也不敢在帳內多留。

    夜色幽靜,大公子殺了人,三百驍士很快都知道,大家也已經知道那人是禍從口出,是以誰也不敢再多說一句,諾大的營地,鴉雀無聲。

    夜風呼呼,營地內點了篝火,驍士們躺在篝火邊歇息。

    行軍途,當然沒有大浴桶供應,更不可能像在鎮西大將軍府內有美人伺候沐浴,屈滿寶只能用兩桶剛燒好的熱水擦抹身體,他全身赤裸,對于自己的身體,屈滿寶還是很為滿意,結實有力,每一個和他過床的女人,在某方面至少不會失望。

    殺人立威。

    屈滿寶腦想到方才自己殺人之后,那下部下噤若寒蟬的樣子,心便有幾分得意,要讓手下人忠心耿耿,定要讓他們心存畏懼,只要他們心害怕,才不敢生出他念。

    他拎起一只木桶,兜頭淋了下來,溫暖的熱水讓他全身下一陣輕松。

    他長舒一口氣,便在此時,卻聽到外面傳來一陣怪的聲音,他皺起眉頭,很快,便聽到幾聲慘叫響起。

    屈滿寶心下一緊。

    “有敵來襲,有敵來襲!”外面傳來驚呼聲。

    有敵來襲!

    屈滿寶只覺得匪夷所思,在這西北大地,誰敢襲擊自己的隊伍?自己手底下可是三百驍勇善戰的勇士,算是一支千人的兵馬殺過來,這三百裝備精良的勇士也足以應付。

    可是西北又有誰能不經過屈家的允許,隨意調動一支隊伍?

    難道這附近真的有強匪?

    他心下冷笑,如果真的是一群土匪來襲,今晚定要將他們殺個片甲不留,他丟開木桶,扯過自己的外袍,裹在身,拿起自己的佩刀,沖出大帳,夜色之,只見到人影閃動,營地里的驍士們一片混亂,陡然間勁風從側邊忽起,屈滿寶斜眼瞧過去,只見到一支羽箭直往自己射過來,他心下一凜,身體后仰,揮刀砍過去,將那支箭矢打開。

    “杜儼刀!”屈滿寶大喝一聲:“到底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又連續聽到慘叫聲響起,隨即瞧見幾道人影向自己沖過來,屈滿寶握緊刀,卻瞧見當先一人正是杜儼刀,搶前去,喝問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大公子,我們我們被圍住了。”杜儼刀臉顯出駭然之色:“四面四面都是敵人!”

    “敵人?”屈滿寶心下也是吃驚:“是是有人謀反嗎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是什么來路。”杜儼刀道:“四周都是人,而且有許多的弓箭手,他們他們從四面抄過來!”說話間,有幾支冷箭射過來,幾人忙揮刀格擋。

    屈滿寶怒道:“弓箭手?除了西北軍,哪里還有那么多弓箭手?他們他們到底是什么來路,是不是自己人誤會了?”

    “卑將以為,他們是沖著咱們來的。”杜儼刀道:“他們訓練有素,而且悄無聲息將咱們圍住,不像是一般的兵馬。”

    說話之間,營地里的驍士連續間,一個接一個倒下,那些戰馬突然受驚,也都是在營地里四處亂竄,人仰馬嘶,一時間混亂不堪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,他們人數太多,咱們咱們實力薄弱,不能硬抗。”杜儼刀急道:“卑將護你沖出重圍。”瞧見邊一匹戰馬掠過,身形一閃,探手過去抓住了那匹戰馬的馬韁繩,那戰馬一個人立而起,長嘶一聲,杜儼刀叫道:“大公子快馬!”

    屈滿寶看到營地里的驍士一個接一個倒下,這時候莫說以一當十,是連對方的來路也沒有搞清楚,心知大事不妙,也顧不得許多,沖過去翻身馬,杜儼刀此時又抓了一匹戰馬,護在屈滿寶身邊,屈滿寶急問道:“咱們往哪邊沖?”

    “向!”杜儼刀四下里看了看,四周都是敵人,還真不知道往哪邊走,屈滿寶兜轉馬頭,沖向西邊,杜儼刀拍馬跟。

    驍士們瞧見屈滿寶打馬向西,立時都跟在了屈滿寶身后。

    屈滿寶只沖出一小段路,迎面便是無數箭矢射過來,他心下駭然,急忙揮刀,雖然打開數支箭矢,兀自被一支冷箭射了肩頭,雙眉鎖緊,目噴火,大喝道:“老子是屈滿寶,你們到底是誰,竟敢襲擊老子?”

    這是這片刻間,手下三百驍士,倒有百人硬是被犀利的箭雨活生生射殺,這時候依稀看到遠方出現黑壓壓的人影,如同一堵銅墻鐵壁一般,正向這邊慢慢逼近過來。

    屈滿寶一顆心頓時涼了半截。

    瞧對方的陣勢,自己想要從西邊突圍出去簡直是癡人說夢,一兜馬頭,又向北邊沖過去,驍士們又如同螞蟻般跟著他往北邊沖,可是沒沖出多遠,迎面又是一輪箭雨,屈滿寶奮力揮刀,腿又被射一箭,他渾身發冷,心知今晚真的是被人團團圍住,想要或者沖出去的希望已經是極其渺茫。( 錦衣春秋 http://www.sspmis.tw/3_3262/ 移動版閱讀m.luoqiuxs.com )
好玩的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