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秋中文網 > 歷史小說 > 錦衣春秋 >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一二零零章 潛伏
    道生是廉貞校尉,這確實是齊寧沒有想到。

    他與神侯府接觸頗多,神候之女更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,但今日才真正知道神侯府的無孔不入,這位廉貞校尉不但滲透進入北漢,而且在西北鎮西將軍府潛伏了數年,甚至取得了屈滿寶的信任,神侯府之了得,今日還真是讓齊寧大開眼界。

    更讓齊寧感慨的是,楚國早就在數年之前計劃了襲取咸陽的謀略。

    他一直以為這項軍事計劃是金刀候近年才琢磨出來,孰知此事不但早有謀劃,而且先皇帝和神候西門無痕都已經知道,甚至未雨綢繆做了安排。

    道生是廉貞校尉,那么之前所有的蹊蹺也就說得通。

    道生是屈滿寶的心腹,自然對屈滿寶的行蹤了若指掌,而且對咸陽的布防格局也是一清二楚,神侯府在西北并非只有道生一名內應,道生也直接承認,西北還有神侯府安插的諸多密探,這些人以道生為中心,在西北形成了地下情報網,也正是這幫暗黑探子數年如一日的付出,這才在這一次軍事行動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齊寧不得不承認,道生勸說屈滿寶前往潼關,僅此一舉,功勛卓著,若非如此,楚軍這次行動能否成功還真是一個未知之數。

    齊寧將手中的牌子遞還給洪門道,洪門道雙手接過,收了起來,齊寧抬手道:“起來說話吧。”

    道生起身來,拱手道:“爵爺,您與小師妹喜結連理,小的沒有到場慶賀,還請多多包涵。”從袖中取出一份文牒遞過去,“這就算是小人送給爵爺和小師妹的賀禮。”

    齊寧神情一斂,想到洪門道是神侯府北斗七星之一,按照排序,應該是五師兄,起身來,拱手道:“謝過五師兄!”這時候不好失禮,雙手接過那文牒,心下好奇,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賀禮。

    他打開掃了兩眼,還以為是禮單,但仔細一瞧,卻見上面寫了不少名字,后面還列有官職。

    他有些奇怪,洪門道正色道:“爵爺,這是一份西北官員的名單,這些年我們對西北這邊的官員也細細摸查過,這份名冊上登錄的官員,或多或少都有不可靠的理由,其中在名字后面標有紅線的,便是決不可信任之人,若是將他們留在西北,很可能會發生變故,不在名冊上的官員,爵爺可以放心任用,那些人不過是拿了俸祿當官辦差,如今我大軍來到西北,只要保障他們性命無憂,他們定會為我大楚效力。”

    齊寧雙眉展開。

    他當然知道這份名冊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楚軍雖然控制住咸陽,但能否將整個西北掌控在手中,其實還是一個未知之數。

    西北民風剽悍,齊寧根本無法確知這里的人們是否會接受楚國的到來,如果在西北大地出現叛亂,齊寧絕不會有絲毫的奇怪。

    也正因為如此,他第一時間便召見了西北豪族,給予他們極佳的待遇,而且在沒有稟報朝廷之前,就已經向西北豪族承諾會重新打開南北的商貿之路,說到底,就是要利用西北豪族來穩住西北的局面。

    他自然知道豪族世家在各地的影響力,只要能讓世家豪族對楚國有好感,甚至協助楚國,那么必然不會出現大的動亂。

    除了豪族,西北的官員當然也是極其重要的一環,是以他今日召集眾官員,也是為了穩住這些人的心思,這些官員知道自己的性命無憂,而且依然可以在西北為官,自然不會出現反心。

    實際上齊寧在當前也不可能對西北的官員們動刀,西北土地遼闊,若是處理這些官員,這片大地不亂也亂,如果能夠讓他們安心下來,恪守其職,自然也不會出現太大的亂子。

    但西北畢竟在北漢統治下幾十年,這么多年下來,北漢朝廷勢必也會向西北滲透大批的朝廷勢力,齊寧放眼望去都是西北官員,但這些人到底有哪些背景,又有哪些人是真的心甘情愿為楚國所用,又或者說哪些人會存在著挑起動亂的風險,短時間內齊寧不可能知道。

    如今有了這份名冊,也就等若是對西北官員的立場有了極為清晰的判斷。

    “這份名冊的最后一頁,是西北目今才干出眾的官員。”洪門道肅然道:“這些人有半數是可以重用,他們都是能夠獨當一面的可用之才,若是能夠讓他們為我大楚效力,實乃幸事,另外一半之中,有部分可以爭取,但有小部分雖然才干出眾,卻不能委以重任,至若如何處置,一切全憑爵爺裁斷。”

    齊寧翻看了一番,小心翼翼收起,笑道:“五師兄,你這次功勞之大,遠在我們之上,我今日便要寫折子呈送朝廷,你的功勞,我!”

    “爵爺不必如此。”沒等齊寧說完,洪門道立刻道:“這些事情,本就是我們應該做的,是否要向朝廷呈報,需要神候親自同意,所以!”

    齊寧頓時明白過來,神侯府終究是暗黑衙門,朝中官員在折子中從來也不會提及到神侯府,自己此番若是在折子里為洪門道請功,反倒不妥,微微頷首道:“我明白了,你的功勞,由神候親自賞你。是了,如今咸陽已經在我們手中,五師兄以后準備往哪里去?”

    “我在西北的任務已經完成,這幾日安排好這邊的一些事情,便要回建鄴復命。”洪門道微笑道:“離開建鄴已經快十年,也不知道神候他老人家和師兄弟們怎么樣,是了,還有小師妹,離開的時候她還只是個孩子,如今已經出閣!”說到此處,卻是沉默下來。

    齊寧當然能體會到洪門道的心情。

    神侯府作為帝國的重要情報衙門,不但嚴密控制國內的江湖勢力,而且國內的官員動向也都在神侯府的監視之下,除此之外,敵國的情報收集當然也是神侯府的重要職責之一。

    齊寧雖然已經貴為神侯府的女婿,但連他都說不上神侯府到底有多少人。

    明面上神侯府的北斗七星自然是許多人都知道,但在北斗七星之下,潛伏在天下間的神侯府吏員究竟有多少,恐怕沒有誰能夠說得清楚。

    留在本國倒也罷了,而許多神侯府吏員卻是遠離故土,潛伏在敵國境內,而且一潛伏便是數年甚至十數年之久。

    而在潛伏期間,危險時刻伴隨左右,稍有不少,便是死了也是沒人知道。

    洪門道被神侯府委派潛伏在北漢境內,中間遭遇過多少危難,恐怕也是沒有任何人知曉。

    齊寧心知這一次襲取咸陽如此順利,洪門道居功至偉,但是洪門道能夠提供這些情報,卻是花了數年的心血。

    潛伏在敵人身邊,自然就是將自己變成另一個人,日夜都在演戲,這樣的心理壓力,恐怕也不是常人能夠承受。

    “其實戰櫻他們也一直在牽掛著五師兄。”齊寧溫言道:“成親那天,戰櫻還對我說過,若是五師兄在場,一定能給我們包一個大大的禮物。”

    洪門道眉宇間露出一絲溫情,笑道:“是了,回去建鄴,還要專門給小師妹準備禮物,否則若是空首見她,只怕她這輩子都不會再和我說話了。”向齊寧拱手道:“爵爺,你公務繁忙,我就不多打擾,這幾日處理好手頭上的事情,再向爵爺辭別,若是爵爺這幾日有什么需要我效勞的地方,隨時候命。”

    洪門道退下之后,一直沒吭聲的段滄海才上前來,驚嘆道:“爵爺,想不到這次我們如此順利,卻是神侯府的人暗中幫忙。”

    “他幫了我們大忙,回到建鄴之后,還真要向神候道謝。”

    段滄海微一沉吟,才道:“爵爺,只怕你短時間內離不開西北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雖然咱們拿下了咸陽,也控制了潼關,但要讓西北完全臣服于我大楚,絕非一朝一夕便能做到。”段滄海低聲道:“理政安民,那都是必不可少,而且屈元古丟失了西北,定然會一心想著江西被重新奪回去,爵爺在此坐鎮,朝廷也不可能另外派人來鎮守西北,而且滿朝文武,也無人有資格代替爵爺,找我估摸著,一年半載爵爺都要留在這邊了。”

    齊寧苦著臉道:“一年半載?”

    “這還只是目前估測,也許時間會更久。”段滄海道:“奪下西北,我大楚在軍事上對北漢就擁有了絕對的優勢,如果此番我大楚無法長驅直入打下洛陽,那么以后西北必然會成為帝國的側翼,我估計皇上會下一道旨意,令我們經略西北,不但要穩住西北,而且還要積蓄實力,等到時機成熟,從側翼配合秦淮軍團對北漢發起全面攻擊。”

    齊寧微微頷首,在澹臺煌的軍略之中,拿下西北,本就是要作為側翼配合秦淮軍團主力,如今楚國有能力從兩線對北漢發起攻勢,對北漢的威脅異常巨大。

    即使沒有任何動作,當初北漢只需要在秦淮一線防備楚國,如今不但要防備南邊的敵人,還要花費巨大的財力和人力來應付西北方向的威脅,如此一來,對于北漢的消耗也是前所未有的巨大。 (https:)( 錦衣春秋 http://www.sspmis.tw/3_3262/ 移動版閱讀m.luoqiuxs.com )
好玩的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