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秋中文網 > 歷史小說 > 錦衣春秋 > 正文 第一二六五章 劍意突破
    寒風習習,深冬時節本就天寒地凍,這冰潭更是整座朝霧嶺山脈最為寒冷之所,冰面之上,此時彌漫著濃郁的寒氣。

    陸商鶴此刻的心情比深冬的氣候還要寒冷,眼見得齊寧又是一劍斜刺過來,他撩劍抵擋,可是兩劍尚未相碰,齊寧長劍一個半圈,已經下壓到陸商鶴的劍身之下,自下而上刺過來,看似簡簡單單,可是這一劍的兇險當真是令人驚悚。

    別人不知這劍術的玄妙厲害,但陸商鶴這些年除了拳腳功夫,最多的精力全都是浸淫在這劍法之上。

    修習劍術多年,陸商鶴對于劍法中的意境已經有了極深的領悟,便是在這兩年,他在劍法上可說是突飛猛進,而且一直隱瞞自己的劍法,只當這套劍法是最后的殺手锏,青木大會之上,也正是憑借這套外人從不知曉的劍法殺了玄武一個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他知道齊寧的劍法厲害,可是卻萬萬想不到比之自己預想的還要恐怖的多。

    最為恐怖的是,陸商鶴分明從齊寧的劍法之中,感受到了與自己劍法一樣的劍意,他一直以為自己這套劍法乃是獨門絕技,天底下沒有第二個人會使這套劍法,但是與齊寧交手不過數招,他便知道自己錯了。

    自己一直以為是獨一無二的劍法,齊寧施展起來,竟似乎比自己還要純熟,最為可怖的是,兩人劍法擁有著相同的劍意,但齊寧的劍招分明比自己的還要詭異犀利。

    自己每一招,似乎都在齊寧的壓制之下,齊寧出劍速度又快又奇,疾風驟雨般,竟是讓自己完全透不過氣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修煉這套劍法多年,對這套劍法中的變化領悟很深,恐怕幾招之內就已經被齊寧長劍所殺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陸商鶴卻依然被完全壓制,一時間只能被動接招,根本抽不出機會出劍。

    他背心出汗,心知若一直這樣下去,用不了三十招,自己必將喪命在齊寧的劍下。

    他在這套劍法上的深度本就及不上齊寧,此時又心中驚恐,劍勢上頓時更處下風,額頭上又冒出冷汗來,這時候只盼有人出手相助,可是花想容要纏住軒轅破,此刻就等若是反被軒轅破牽制住,持寶童子在不遠處卻不敢動彈,陸商鶴自持身份,又不能叫人助戰,心中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他被齊寧逼的連退數步,眼角余光見得地藏站在教主身前,對這邊的激斗渾然不顧。

    地藏手托鎮魂玉,黑紗之后的那一雙眼眸凝視著盤膝而坐的教主,教主卻沒有睜開眼睛,阿瑙卻已經盯著那鎮魂玉道:“你.....你說鎮魂玉可以救教.....教主?”

    “鎮魂玉乃是無雙珍寶,在醫道有起死回生的傳說。”地藏緩緩道:“將鎮魂玉放入口中,封住身體的重要穴位,再以內力幫他將毒藥逼出心臟,可以讓他進入沉睡,一邊醫治他的心臟,爾后有足夠世間配制出解藥,即使不能讓他完全恢復,至少可以保他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逼毒?”黎西公冷笑道:“毒入心

    臟,如何能夠逼出來?”

    地藏淡淡道:“他現在只能以內力壓制毒性不會立刻發作,可是就算他能夠奪天地之氣,難道可以不眠不休?只要稍一停歇,立刻便要斃命。”

    “奪天地之氣?”黎西公疑惑道:“那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大宗師最強大之處,便是身體內的奇經八脈比之常人要暢通得多,不僅僅可以修煉內氣,而且可以憑借強大的經脈操控天地之氣為己用,若是換做普通人,強行引天地之氣為己用,奇經八脈難以承受,瞬間便要經脈爆裂而亡。

    江湖上的頂尖高手,也無非是經過自己的勤修苦練,擁有了醇厚的內氣,沒有人會想到操控天地之氣,即使能夠想到,那也是根本做不到,所以大宗師此等奧妙,天下間除了幾位大宗師,幾乎無人知道,齊寧也只是在大雪山從教主口中知道原委。

    齊寧此刻正全心與陸商鶴斗劍,并無聽見地藏所言,否則心頭定然是駭然不已。

    地藏卻并沒有解釋,平靜道:“從你心口逼毒,自然不是誰都可以做到,只是若這時候有人能夠真的可以幫你,你便可以活命,而我恰恰是可以幫助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教主眼角微跳,他自始至終都盤膝而坐,別人不知狀況,教主自己當然知道,他一直都在悄無聲息地以周邊的氣息壓制毒性,大宗師雖然也是血肉之軀,但畢竟與常人的身體不同,換作普通人毒性攻心立時便要斃命,但教主卻可以憑借自身修為強行續命,只是他心里很清楚,只要周邊的氣息一斷,那么毒氣立馬就會彌補整個心臟,血液停滯流動,片刻之間自己就會殞命。

    便是大宗師,也不可能不眠不休撐下去。

    但地藏卻看穿了他目下的狀況,他氣息不斷,卻終是微微睜開眼睛。

    阿瑙卻已經歡聲道:“你.....你真的可以救教主?”

    地藏微微頷首,簡單直接:“可以,但是我不會救他。”

    “為....為什么?”阿瑙身體一顫:“你要什么都可以,我.....只要你救活他,我....我可以答應你任何事情。”

    地藏居高臨下透過黑紗看著教主,緩緩道:“換作是他,也會見死不救。”

    “不會的,不會的.....!”阿瑙急著辯解,想要說服地藏,黎西公卻已經看出其中大有蹊蹺,打斷阿瑙聲音:“你似乎不只是為了鎮魂玉而來,你到底意欲何為?”

    “醫使濟世救人,看到病患定會出手相救,所以我才說你黑蓮教頭一號正人君子。”地藏幽幽道:“可惜這世間像你這樣的人鳳毛麟角,多得是見死不救的衣冠禽獸。”

    教主赫然抬頭,雙目犀利,似乎穿透黑紗想要看清楚后面的樣貌,他氣息不斷,沉聲道:“你是誰?”

    地藏輕笑一聲,柔聲道:“我從未忘記過你,原來你已經忘記了我,或許.....你真的忘記了很多事情。”

    便在此時,

    卻聽得那邊又傳來驚呼聲,地藏卻不再理會教主,微轉身瞧過去,卻見到陸商鶴被齊寧逼的狼狽不堪,已經退到了冰潭邊上,只見得劍光一閃,齊寧劍鋒已經刺中陸商鶴的肩頭。

    陸商鶴大叫一聲,撩劍往齊寧手臂刺過去,齊寧卻已經迅速拔尖,劍身下壓,雙劍相擊,發出清脆響聲。

    陸商鶴從一開始就處于劣勢,勉強撐著,但齊寧劍招一旦施展起來,越來越純熟,逼得陸商鶴沒有還手之力。

    齊寧本就是聰明之人,劍法流暢起來,很快便忘記和他對手的是陸商鶴,長劍匹練之間,只是感悟著這套劍法之中的劍意,他當初能夠用極短的時間便能夠學會這套劍法的套路,在劍術上本就有著驚人的天賦,此時心雖意念,手中的劍招渾然天成,不知不覺中,卻已經達到了一個新的境界,每一劍刺出都已經是羚羊掛角無跡可尋,當真是到了隨心隨欲的境界。

    陸商鶴本就是落于下風,等得齊寧的劍法瞬間之中有了突破,他卻哪里還能招架得住,此時已經完全看不透齊寧的出劍套路,狼狽之際,卻是被齊寧刺中肩頭,劇痛之下,想要趁對方劍刃在肩頭之際出劍廢了齊寧的手臂,孰知齊寧變招的速度遠超他的想象,劍鋒距離齊寧手臂還有一段距離,齊寧的長劍便直壓下來,雙劍相擊,陸商鶴正感覺手脈有些發麻,齊寧卻那柄長劍劍身已經就勢貼著陸商鶴的劍身劃過來,等得陸商鶴意識到情況不妙之際,齊寧手中長劍劍鋒已經劃至陸商鶴的劍柄處,劍鋒一抖,沒等陸商鶴做出反應,劍鋒正刺中陸商鶴手脈。

    陸商鶴慘叫一聲,手中長劍脫手而落,好在他經驗豐富,巨變之下,雙足兀自猛力一蹬,向后躍開。

    齊寧怎容他輕易逃過,如影隨形,電光火石之間又是連出數劍,沒有一劍落空,刺中陸商鶴大腿、右臂和小腹,雖然并不致命,卻已經讓陸商鶴膽戰心驚,落在冰面上,腳下卻一個打滑,正要穩住身體,齊寧又是一劍刺來,他只能歪身躲閃,這身體一歪,頓時失去平衡,“啪”的一聲摔倒在冰面上。

    齊寧見狀,目光一冷,長劍照著陸商鶴咽喉刺過去,便想一劍刺死了這奸詐之徒,但腦中卻是靈光一閃,猛地想到向百影落在地藏手中,大可以將陸商鶴挾為人質,逼迫地藏放出向百影,也便是這念頭一起,劍速微頓,可便在此刻,齊寧卻感覺自己的長劍似乎被一股拉力扯過去,那扯力就宛若一個大力士在與自己奪劍,齊寧心知不妙,注力右手,想要緊握長劍,但那股吸力委實強勁,還沒等到內力到得手掌,手中長劍硬是被那股吸力硬生生扯了過去。

    齊寧心下駭然,扭頭順著長劍瞧過去,只見到那長劍在半空中直飛出去,一只手臂探出,接過了那把劍,而吸走長劍之人,赫然就是地藏。

    齊寧甚至看到,在長劍落入地藏手中那一刻,空氣竟似乎在扭曲變形,等到長劍到手,瞬間恢復。

    齊寧瞳孔收縮,盯著地藏,心中駭然:“地藏是大宗師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( 錦衣春秋 http://www.sspmis.tw/3_3262/ 移動版閱讀m.luoqiuxs.com )
好玩的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