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秋中文網 > 都市小說 > 全球高武 > 正文 第1124章 附送一位天王
    方平要放逐秦云,此刻,秦云也答應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面不改色,心里卻是泛起了漣漪。

    如今這些人復活,不少人其實都希望能和那些天王接觸一下。

    八王……可不是獨自存在的。

    上古八王,那也是天庭任命的。

    當然,八王實力強大,一般也沒有太明確的歸屬,可多少也有一些傾向,甚至如坤王,那干脆是地皇的兒子。

    西皇一脈這邊,天極也在假天墳中。

    北皇一脈,月靈在內。

    這時候,各方其實都希望假天墳可以開啟,讓天王回歸。

    方平環顧四方,心中冷笑,恐怕不少人打著闖進去的心思,或者通報一些情況……比如擊殺自己之類的,肯定是有的。

    現在殺不了自己,可聯系到了天王呢?

    還殺不了方平?

    “待會讓你們哭!”

    說著話,方平一把撈起了大胖貓,直接騎乘在力無奇的牛背上,笑道:“走,去天墳!”

    力無奇暗暗叫苦,真重啊!

    方平和蒼貓其實已經控制自己了,可此刻,依舊巨重無比。

    方平一邊騎乘力無奇,一邊揉捏著蒼貓的大腦袋,笑意盎然,睡覺吧,去通知老張他們來干活了!

    蒼貓一臉無辜地被方平抓著,很悲傷,本貓現在不想睡覺。

    可騙子一副不睡覺就要把它丟出去的樣子,蒼貓很心累,欺負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靈皇道場中。

    九皇印剛爆發氣息不久,天地再次震顫,又一位圣人隕落!

    這一次,眾人沒有之前那么悸動了。

    可依舊難掩驚駭。

    外界難道發生了諸圣混戰?

    要不然,何至于短短時間,再次隕落一圣!

    接連死了兩位圣人!

    若不是九皇印爆發了氣息,這一刻,那些天王恐怕都想走了。

    可如今,九皇印爆發氣機,這可是至寶,眾人也舍不得放棄,強壓下心中的悸動,一個個繼續深入,最少也要等九皇印有了結果才能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空間戰場深處。

    張濤也在定位,他并不知道九皇印到底在哪,雖然爆發了氣機,可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張濤微微有些異樣。

    他比以前強的多,此刻,感受到了一些不同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張濤身影出現在了自己的本源大星上,本源投影高大如神魔,坐鎮大星。

    此刻,這道投影環顧四方,本源宇宙一片安靜。

    附近,沒有其他大星,只有一些看不出雛形的小星球。

    那也許是一些九品境強者的本源世界。

    神魔般的張濤,看了一會,沒察覺到什么,剛想離去,眼神微動,那是什么?

    此刻,黑暗宇宙中,他好像看到了一點什么。

    很快,他看的更清楚了。

    一只貓!

    一只遨游黑暗宇宙的貓!

    蒼貓很累,真的很累,遨游本源,不是那么輕松的,不但累,還消耗很大,一般情況下,它是不會在本源世界中遨游的。

    可騙子非要它干,蒼貓想著以后的好處,只能干一次苦力活了。

    可蒼貓覺得,自己要迷路了!

    本源世界很大,它快飛迷糊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冥冥中有一絲感應,知道老張的氣息,蒼貓真能走丟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,蒼貓好像也看到了什么,看到了那顆大星!

    激動!

    蒼貓激動的直揮爪子!

    看到了,總算看到了!

    瘦了,這次真的瘦了好多了,蒼貓暗暗叫苦,上次吃的東西,這次消耗的差不多了,它覺得自己要再吃一頓大餐才行。

    隔著老遠,蒼貓喘著氣,吐著舌頭,氣喘吁吁,動作緩慢,大聲叫道:“喵嗚,去入口……騙子給你送圣人來了,戳死,戳死!”

    話落,蒼貓肥胖的身軀,瞬間消失!

    不待了!

    太累了。

    蒼貓一走,老張眼神一動,瞬間回歸現實世界,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蒼貓上次遨游本源,他就看到了,這次再次遨游,他雖然意外,卻也不算震驚。

    “方平……給我送圣人來了?”

    老張先是疑惑,接著,臉色變了,忍不住破口大罵道:“什么意思?讓我屠圣?這混蛋玩意!”

    那個混蛋,知道不知道,屠圣很難的!

    這關頭,還讓自己屠圣,這是要坑死我?

    坑死了我,他就當家做主了?

    老子都躲到靈皇道場了,你還要老子出力,給你善后,你好意思嗎?

    老張一臉悲憤,都被這小子逼到假天墳了,想著不用給你善后了吧,你小子這是不榨干自己不罷休是吧?

    還要送人來!

    心里狂罵無數遍,張濤雖然無奈,可也不得不迅速朝入口那邊遁去,也開始通知鎮天王。

    他一人,還真未必可以輕易屠圣。

    還有……方平這小子到底送幾個進來?

    蒼貓沒說幾個,老張有些不太放心,別不是十個八個,那可就坑苦自己了!

    “真要十個八個……老子掉頭就走……不,老子出去,把方平那小子弄進來!”

    老張咬牙切齒,真要那么多,你自己扛著吧!

    大家換一換!

    你都可以殺圣人了,應該也不弱了,我出去,你在這,說不定還能坑死幾個天王,我看好你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。

    方平手中出現一枚儲物戒,在其他人注視的情況下,方平把玩著儲物戒。

    不滅物質,本源氣……

    在其他人看不到的情況下,方平迅速凝聚了大量的本源氣和不滅物質,包括大量的能源液,生命精華……

    非但如此,還有神兵!

    真神兵!

    他在天木那弄到了一些天木枝干,這些天,也弄出了幾柄真神兵。

    他這次,其實也是去送補給的。

    人類窮!

    上次帶去的補給,大部分還是方平給的不滅物質,戰斗這么久了,恐怕早就消耗一空了。

    一旦在假天墳中沒有收獲,人類只能靠吸收虛空能量補充自己了。

    這么下去,是無法應對高強度戰斗的。

    堵門的神器,不能輕易動。

    一旦動了,幾次下來,也許就要徹底破開壁壘了。

    “本源氣、不滅物質……”

    看著被裝滿的儲物戒,方平心中尋思著,如何送進去?

    自己要不要進入片刻,和老張接個頭?

    不過自己進去了,一旦有天王來襲,自己未必有機會出來。

    這當前,他出不來,那人類麻煩就大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能進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方平掃了一眼人類這邊,吳奎山、田牧都突破到絕巔了,要不要讓他們進入冒險?

    接下來,人類這邊,戰斗恐怕不會太多了。

    最少,絕巔境的戰斗不會太多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方平傳音道:“老吳,你和田師兄,進去一人!運送補給!很危險,進去了,里面天王一大堆,肯定是沒機會出來的,免得被其他人找到機會闖出來。

    不過現在里面的人,戰斗到了現在,恐怕沒什么補給了,你們兩位,誰愿意當這個運輸兵?”

    兩人對視一眼,吳奎山很快傳音道:“我去吧,我畢竟突破比老田早。”

    負責運輸補給!

    責任重大!

    方平沒讓蒼貓干這事,那是擔心蒼貓胡鬧,送完了又開啟通道,這次可不會和上次一樣沒人盯著它了。

    一旦被它開啟了,天墳計劃也許就徹底告終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占據了優勢的人族,也許會瞬間再次跌落谷底,那么多天王,敵視人類的占據了大半。

    天墳計劃,還得持續一段時間才行。

    而這,也更需要大量的補給。

    “我去吧!”

    田牧傳音道:“老吳還需要管理教育部,我不用!進去闖闖也好,都快生銹了。”

    方平看了兩人一眼,最終還是看向田牧,“那就田師兄進去!人類這邊,我還需要老吳幫襯一下,張部長他們會在通道后接應,田師兄小心一些就行,通道開啟,我會讓田師兄先進去,再讓秦云進去……”

    說罷,方平隨手將儲物戒丟給了田牧,傳音道:“若是遇到了意外,摧毀儲物戒,萬萬不能讓其他人得到了!”

    這里面可是有大量的資源!

    本源氣極為重要,對天王也能起到補充強化作用。

    動用本源道戰斗,那都是消耗本源氣的。

    本源氣耗空,本源道無法動用,武者戰力會瞬間大跌。

    短時間的戰斗無妨,長時間的戰斗,恢復速度比不上消耗速度,這才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方平可不敢讓這些東西落入敵人之手。

    田牧也知道其中的意義,一臉鄭重。

    運送物資!

    雖說老張在后方接應,可一旦沒有呢?

    意外無處不在!

    一旦后方是敵人,那他就要判斷好,要不要摧毀儲物戒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方平準備運送物資進入。

    此刻,跟隨著方平的那些圣人,有人冷眼旁觀,也有人暗中交流。

    天劍正在和神庭軍的大都督交流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趁機進入,聯合天植、天命二位殿主……再尋機動手,斬殺了武王和那位鎮天王?”

    他們這方,圣人不少。

    不過在外界,現在沒占到優勢。

    不過內部,他們還有人在。

    天植二王,當年也是地皇神朝的殿主,算是一伙的。

    冷峻的大都督,這時候微微蹙眉,傳音道:“那畢竟是天王,很難!倒不如現在聯系一番其他各方……待會趁機斬殺方平!”

    天劍眼神微動,瞥了一眼那六位圣人。

    彩蝶,龍宇,這兩位他不敢聯絡。

    不過,其他幾位,未必沒希望。

    真要多出四位圣人,蒼貓現在又無法困住兩位圣人,那他們的優勢就大了,斬殺方平……未必沒希望,希望很大。

    怕就怕,鑄神使真的在。

    他們現在忌憚的就是鑄神使!

    非但是鑄神使,跟著方平的那位面部虛幻的強者,他們也忌憚,他們不知道此人是誰,總覺得此人有些詭異。

    “鑄神使若是在的話……”

    “鑄神使就算是天王,吾等也未必沒有反擊之力!”

    大都督雖然忌憚,也談不上害怕,“方平是大患,不趁著這次擊殺他,一旦真的被他證道帝級,那才真的可怕。”

    之前雙方妥協,那是不得不為之。

    可現在……未必還需要妥協。

    當然,找到假天墳再動手最好。

    天劍眼神微動,方平是大患,這點誰都知道,這時候還看不明白,那才是真蠢。

    想了想,天劍精神力波動了起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方平……”

    這時候,林海忽然傳音道:“小心一些!天劍這些人未必會善罷甘休,你又如此強勢,一旦這些人聯手……”

    方平沒吭聲,實際上,方平比他們行動的更早。

    這時候的方平,正在暗中勸說彩蝶。

    “彩蝶圣人,靈皇和蒼貓交好,格外寵愛,哪怕是我也有所耳聞。而今,靈皇寂滅,可誰知道有沒有歸來的時候?蒼貓在人族,好吃好喝的伺候著,一旦人族敗落,你覺得蒼貓會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我兩脈既然交好,何不趁此機會聯手!否則,日后靈皇歸來,知道你坐視蒼貓流浪四方,又會如何看你?”

    “天劍這一脈,很有可能都是地皇一脈!九皇難道都要看著地皇一脈獨大?要知道,坤王,復活的鴻宇也是天王,天植、天命都將證道天王,神教三護教也是即將證道的圣人……”

    方平語氣帶著恐懼之意,“太可怕了!地皇這一脈,再不聯手對付,那才是真正的大患!我一直想不明白,為何你們會坐視,難道就不怕地皇一脈獨大,干掉你們全部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雙方表面上保持平靜,暗中卻是都在串聯。

    方平也給龍宇,東皇門人,西皇門人,神皇門人傳音。

    這些強者,此刻也是心緒起伏。

    兩邊的人,都在給他們傳音,拉攏他們,想待會爆發,聯手干死對方。

    都不是什么好東西!

    天劍他們夸大方平的威脅,方平說地皇一脈可怕,甚至猜測地皇也許是當年的幕后黑手,故意誘發九皇四帝之戰,要不然,當年地皇分身如何會出現?

    而且眾人此刻都知道了一條關鍵的迅速,鴻宇活了!

    按照方平的說法,鴻宇已經證道天王,地皇的兩個兒子都成天王了!

    地皇一脈,真的很可怕。

    這一點,眾人也都知道。

    目前出現的各方勢力,地皇門下的圣人都超過兩位數了!

    天王都有好幾位!

    至于帝級,也有許多,真神更是好幾百。

    可方平的威脅,也是真的存在的。

    此人變強的太快!

    這時候,眾人恨不得兩邊殺個你死我活,那才是最好的結果。

    可這兩方也不傻,不愿意讓人撿了便宜,幾位圣人不表態,戰起來的可能性不大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蒼貓醒了。

    大貓一臉的幽怨,盯著方平看,微微點著大腦袋,搞定了!

    方平心中松了口氣,又開始慫恿蒼貓,傳音道:“大貓,聯系彩蝶,讓她站在我們這邊,這次要是打贏了,干成了,接下來可以休息很久了!”

    蒼貓垂頭喪氣,又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路上,就在雙方沉默中,眾人度過了一段漫長的時間。

    此刻,天劍和方平都有些口干舌燥的感覺。

    說了這么久,那些圣人都不表態,很難辦啊!

    而南皇門人秦云,這時候也是有些緊張起來。

    好像要到了!

    此刻,方平指使力無奇停了下來,雖然眾人沒察覺到什么,也知道假天墳恐怕到了。

    方平停下,側頭看了一眼天劍幾人。

    天劍也看著他。

    雙方對視一眼,算是心照不宣,聯絡那些圣人,這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都不是善茬,誰不想干死對方。

    可現在,兩人都有數了,難!

    其他各方圣人,都想著他們火拼,又不想自己冒險,他們也一個心理,不想被這些人撿了便宜,三方制衡之下,想再戰起來,可能性很低。

    方平有些失望,這次的合縱連橫恐怕是失敗了。

    這時候,方平看向秦云,淡淡道:“秦云圣人不必擔憂,我說了,只是為了防止圣人報復力無奇罷了!而里面有機緣,那也是必然的!若不是如此,武王無法證道天王!”

    方平淡淡道:“至于危險……那必然有一些,可這三界,何處不危險!秦云圣人,你說是不是?”

    秦云看著他,他不是自己要進去的!

    而是方平……不,是諸方都希望他進去,這是放逐!

    堂堂圣人被人放逐了,哪怕有機緣,也高興不起來。

    這時候的秦云,臉色冰寒,也不接話,看了一眼力無奇,半晌才道:“本座進去了,找到了水力,倒是要問問看,南皇門人,如何成了人族鎮海使!”

    力無奇牛眼瞪大,也不說話。

    你管我投靠誰?

    老子證道絕巔了!

    老祖是南皇坐騎,老子又不是。

    何況,老祖也不是好脾氣!

    力無奇懶得理會,這家伙霸占自己的水力神島,老祖知道了,哪怕不是圣人,也得找他算賬。

    “入口在哪?”

    這時候,有人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方平笑了一聲,一拳打向虛空,就在此刻,虛空破碎,一道門戶出現!

    門戶之上,到現在還有一只大貓存在!

    當日,門戶被打破,此刻卻是再次復原了,這就是蒼貓的能耐,這家伙打架多厲害不說,對這些空間方面的了解,要比方平他們深的多。

    額頭上畫著“王”字的蒼貓,好像在嘲笑所有人一般。

    不少人看向蒼貓,蒼貓難得有些不好意思,肥臉露笑,干巴巴道:“別看本貓,這不是本貓畫的,原來就有的!”

    眾人也不揭穿它,不是你才怪了!

    彩蝶這些人,對蒼貓都相當了解。

    此刻,神庭軍大都督探查了一番,忽然道:“通道好像被封堵了!難怪到現在無一人出來,方平,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方平笑道:“這話說的,大概是那些天王不想大家進去奪機緣吧!不過蒼貓對這熟悉,可以再次開啟通道,諸位,我可提醒你們,進去的人多了,那些天王也許會對大家出手的!”

    這時候,青墨淡淡道:“方平,既然可以開啟,那不如徹底將通道開啟,難道你在害怕什么?”

    方平笑呵呵道:“害怕?我怕什么……不過這條通道,又不是我能操控的,你們愛進去就進去,跟我有什么關系。”

    說完,方平看向秦云,“秦云圣人,若是沒疑問,那就進去吧!”

    秦云深深看了他一眼,他總覺得方平不安好心。

    難道里面很危險?

    可在里面,人族并未占據優勢,起碼據他所知,人族在里面最多兩位天王,其他各方天王可是不少。

    眾人也迫不及待想要看通道開啟,此刻紛紛看向秦云。

    秦云心中警惕,也不再說什么,這群人都恨不得讓自己探路,沒一個好東西!

    “好,本座進去!”

    “蒼貓,開啟一下通道,看看能不能成功。”

    蒼貓心中咕噥,什么能不能成的,堵路的是困天鈴。

    雖然暫時借給了別人,可它也是可以操控的。

    打開通道,當然沒問題。

    這時候,蒼貓也不含糊,迅速揮舞著爪子,朝虛空一點。

    下一刻,虛空裂開。

    這時候,田牧速度飛快,二話不說,直接沖入了進入。

    眾人也不阻攔,一位剛晉升的真神罷了。

    秦云還巴不得他去探路,看看有沒有危險。

    等待了一會,方平低喝道:“快,不然通道要關閉了!”

    秦云再次深吸一口氣,看向那黑洞,總覺得那就是地獄通道。

    可到了這時候,也沒后悔的機會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,也是蠢蠢欲動。

    有人想進去,又有些擔憂。

    下一刻,秦云輕哼一聲,迅速破空而入。

    他剛進入,一道身影快的讓人難以想象,眾多圣人幾乎沒反應過來,身影瞬間消失在通道中。

    就在這一刻,蒼貓關閉了通道!

    而所有人,都有些驚駭,剛剛誰闖進去了?

    方平也是眼神微變,有意外發生了!

    剛剛那是……鴻宇?

    麻煩了!

    老張他們埋伏秦云,不會和鴻宇斗起來吧,真要斗起來,麻煩不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。

    田牧剛進入,老張一把抓住了田牧,隨手丟到了后方,等感受到一道圣人氣息傳來,老張看向鎮天王,松了口氣,迅速傳音道:“就一個圣人,還行……”

    他話都沒說完,鎮天王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老張也是破口大罵:“龜兒子,看得起老子,還送個天王!”

    他都快把方平罵死了!

    這龜兒子真坑啊!

    你不是說圣人嗎?

    哪來的天王強者進來了!

    他們郁悶,剛闖入的鴻宇,也是臉色大變,淡定如他,此刻也不由心中低罵,方平這家伙太坑了!

    他居然可以聯系里面的人,在這埋伏了兩位強者!

    該死的!

    早知道自己不現在闖進來了!( 全球高武 http://www.sspmis.tw/6_6245/ 移動版閱讀m.luoqiuxs.com )
好玩的真人游戏